點(diǎn)擊進(jìn)入僑情管理信息系統

一位“磁鐵型”人才引來(lái)37支科研團隊

2024-04-15 17:14:00

一位“磁鐵型”人才引來(lái)37支科研團隊

江豐電子董事長(cháng)姚力軍成了余姚“引才大使”——

一位“磁鐵型”人才引來(lái)37支科研團隊

“12英寸先進(jìn)制程CMP(化學(xué)機械拋光)拋光墊孔徑均勻度控制在0.02毫米左右,精度超越同類(lèi)產(chǎn)品50%;CMP平坦化效率提升了50%……”4月14日,寧波江豐電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(cháng)姚力軍拿著(zhù)惠宏業(yè)團隊的產(chǎn)品性能報告,看著(zhù)一組組喜人的數據,嘴角不自覺(jué)上揚。

作為姚力軍穿針引線(xiàn)“引”到寧波的37支科研團隊之一,短短三四年間,惠宏業(yè)團隊已攻克CMP領(lǐng)域兩項“卡脖子”難題,拿到31項專(zhuān)利。

一位“磁鐵型”人才引來(lái)37支科研團隊

圖為江豐電子智能化產(chǎn)線(xiàn)。余宣 供圖

放下紙張,姚力軍的腦海中又浮現起結識惠宏業(yè)的場(chǎng)景。

“姚總!”“惠總!”2015年歲末,在一次供應商會(huì )議上,姚力軍作為唯一的國內民營(yíng)企業(yè)供應商出席,惠宏業(yè)則是國外一家芯片材料巨頭的全球副總裁,是CMP產(chǎn)品技術(shù)方面的知名專(zhuān)家。

CMP與靶材,都是芯片鏈條上舉足輕重的一環(huán)。同在一條鏈上,兩位業(yè)界大拿早已互有神交,當天惠宏業(yè)眼角的余光就一直“追蹤”著(zhù)姚力軍,有欽佩,更有好奇。

姚力軍是世界新材料行業(yè)的頂尖專(zhuān)家,曾在全球500強企業(yè)居高位,拿高薪??删驮?005年,38歲的他毅然選擇回國,帶著(zhù)自己研發(fā)的5項核心技術(shù)來(lái)到小縣城余姚,創(chuàng )辦江豐電子,決心讓半導體產(chǎn)業(yè)的核心材料“濺射”出“中國制造”的光芒。此后十余年間,這家從零起步的民企做到了靶材領(lǐng)域的全球第二。

“您研究什么方向?”“進(jìn)度如何?”“余姚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嗎?去過(guò)嗎?”……那夜,惠宏業(yè)看到的姚力軍,很忙很忙,忙著(zhù)滿(mǎn)場(chǎng)找人“閑聊”,水都顧不上喝一口。

可奇怪的是,姚力軍嘴邊的高頻詞并不是什么技術(shù)熱點(diǎn),反而是“中國產(chǎn)業(yè)轉型的需求”“巨大的潛在市場(chǎng)”“地方政府的引才政策”等。

“真像‘獵頭’。”許多年后的今天,惠宏業(yè)依然會(huì )拿這初印象調侃姚力軍。

“我自封‘引才大使’!”姚力軍總會(huì )麻溜地回應,幽默風(fēng)趣。很多人都說(shuō),他這嘴皮子,就是在一次次的游說(shuō)中打磨出來(lái)的。

全球半導體行業(yè)已高度細分,姚力軍很清楚,“一枝獨秀不是春”,中國要在芯片版圖上插更多的五星紅旗,必然需要國內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鏈上環(huán)環(huán)相扣的奮起直追,而領(lǐng)軍人才是關(guān)鍵。于是,姚力軍依托自己在行業(yè)中的影響力與號召力,抓住一切會(huì )議、洽談等機會(huì ),在全球范圍內網(wǎng)羅高層次人才。

惠宏業(yè)就是被姚力軍瞄上的目標。很快,在姚力軍的極力促成下,惠宏業(yè)第一次造訪(fǎng)余姚。而當時(shí)想跟姚力軍“多多接觸”的他,也說(shuō)服了公司,為江豐電子帶來(lái)了CMP合作項目。

“來(lái)了,就不要走了!”兩人在余姚一碰面,姚力軍就趁機拋出橄欖枝,還拍著(zhù)胸脯說(shuō)道,“只要帶著(zhù)技術(shù)和人才來(lái),剩下的問(wèn)題,我們來(lái)解決。”

“當時(shí),我有點(diǎn)詫異,只覺(jué)得姚總夸了???。”惠宏業(yè)回憶道??呻p方合作一開(kāi)始,他就感受到了創(chuàng )業(yè)的熱度:余姚在全省率先推出創(chuàng )業(yè)扶持資金、創(chuàng )業(yè)種子基金、銀行貼息貸款等“3個(gè)500萬(wàn)”政策,幫助高層次人才解決有項目無(wú)資金難題;浙大機器人研究院、寧波陽(yáng)明工業(yè)技術(shù)研究院等各類(lèi)科研和雙創(chuàng )平臺紛紛落戶(hù),各路才俊在余姚的成長(cháng)和創(chuàng )業(yè)空間不斷擴大;余姚以立體式服務(wù)優(yōu)化“生活、創(chuàng )業(yè)、發(fā)展”整體環(huán)境的舉措也使得眾多才俊在當地獲得了家的感覺(jué)……惠宏業(yè)就這樣被余姚“留”下來(lái)了。今年,他正式掌舵潤平電子,與姚力軍一起站在了中國芯片產(chǎn)業(yè)鏈上。

惠宏業(yè)來(lái)了,吳景暉來(lái)了,易騖文、相紅旗也來(lái)了……歷數這些慢慢聚在余姚的名字,其背后是“行業(yè)標準”“專(zhuān)利發(fā)明”等高精尖名詞。據不完全統計,姚力軍已引來(lái)100多位高層次人才、37個(gè)科研團隊,促成了當地半導體新材料產(chǎn)業(yè)的高端集聚,并生長(cháng)出銅、鋁、鈦、鉬、鉭等芯片靶材的整條產(chǎn)業(yè)鏈。截至去年底,余姚高層次人才總量突破7000人,引育省級以上重點(diǎn)人才120余人、省領(lǐng)軍型創(chuàng )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團隊10個(gè)。

“我們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,我們在做一件偉大的事情,要把國家的行業(yè)短板補上!”記者問(wèn)姚力軍這塊“人才磁鐵”秘訣是什么,他說(shuō),一是親身當樣本,二是創(chuàng )業(yè)環(huán)境好,讓無(wú)數個(gè)“姚力軍”看到了飛躍發(fā)展的可能。

【短評】放大以才引才的“葡萄串效應”

國家發(fā)展靠人才,民族振興靠人才。放眼全球,政治經(jīng)濟格局加速演變,人才的戰略性地位和價(jià)值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。與此同時(shí),全球人才流動(dòng)出現了一些新的特點(diǎn),流動(dòng)規模不斷擴大,流動(dòng)速度持續提高,建設高水平人才高地正是緊抓全球人才流動(dòng)新趨勢歷史機遇的重要戰略舉措。

作為“全國百強縣”的余姚,要想破解城市能級對人才的吸虹力不夠強的掣肘,需要另辟蹊徑。

余姚抓住了“磁鐵型”人才這個(gè)“牛鼻子”。這類(lèi)人才本身存在著(zhù)“磁場(chǎng)”,他們在相應的領(lǐng)域里有著(zhù)不可低估的影響,甚至有著(zhù)獨特的口碑效應,相比“姜太公釣魚(yú)——愿者上鉤”式的人才招募,更加有的放矢、精準可靠,而且也將會(huì )極大地提升引才的成功率,高層次人才就這樣“滾雪球”般在余姚扎堆聚集。

不難看出,在這中間,當地政府在頂層設計及服務(wù)上付出了真真切切的努力,全力放大了以才引才的“葡萄串效應”。

姚力軍的引才新故事,從產(chǎn)業(yè)起筆,也落回到產(chǎn)業(yè)上。人才的引進(jìn)并不是盲目的,背后往往隱藏著(zhù)地方和領(lǐng)域跨越式發(fā)展的雄心。發(fā)展戰略離不開(kāi)人才戰略,只有通過(guò)上中下游同一行業(yè)規?;娜瞬艆R聚,才能形成科研創(chuàng )新的高地,并逐步勾勒出一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藍圖,最終打造出具有強大市場(chǎng)競爭力的產(chǎn)業(yè)集群,為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注入動(dòng)力和活力。

來(lái)源:浙江日報

上一篇:僑瞧兩會(huì )|2024年全國兩會(huì )浙江僑界代表感言
下一篇:林東:企業(yè)家要具有科學(xué)家精神,站在時(shí)代發(fā)展的前沿